焕音HiFi

一个专注于HiFi耳机的网站

如果HIFI末日到来,你会怎么做?




公元2029年,一个科技、文化蒸蒸日上的年代,手机、智能穿戴设备,VR设备成为大多数年轻人的必需品,然而一个群体,在十年前本身就很不起眼的群体——少由一族(一群嗨坏爱好者组成的群体),如今正悄悄走向灭亡;

 

“我。。。我,烧不动了”BoB的嘴角喃喃的念叨着,闭上眼,一咬牙,一跺脚,点击了发布键,某二手交易软件闲于上跳出一条消息:十多年了,是时候告别了,打包处理这些装备,从此江湖再见!此贴一出,各路幸存者纷纷留言:“Bob你不能走啊,你一走,我们少由大军又少了一员主力”。“Bob再坚持一下吧,少由一族不能没有你!”Bob看着满屏的留言,发出一声苦笑,摇了摇头;

 

事情还得从5年前说起,5年前,维软公司发布了一系列VR设备,股歌公司也全力投身VR大军中,全球各大科技巨头都围绕VR、智能设备发力,锁尼也在同年宣布放弃音频领域,转身投入VR大军,少由一族力量大幅削减,国内知名装备厂——铠音由于受众实在太少,入不敷出,也在第二年,宣布停止研发新品,并且停止除售后外,对已发布产品的售后支持;

 

事件进一步发酵着,不知何时开始,看到街上的人,耳朵上挂着一个东西,已经能被称之为异类了,越来越多的人不理解,抵触、排斥少由一族,觉得他们都是不可理喻钱多人傻的群体,他们很难理解,我100块钱能够搞定的事情,为什么非要去花费数千甚至数万元?加上科技那么发达,我只需要买一副股歌的眼镜,我就能拥有一个虚拟剧院,为什么我还要拿着一堆看似健身器材的东西在街上走来走去?

 

随着Bob的帖子发出,少由一族力量再次锐减,眼下,一家家的装备厂接二连三关门或者转型,这个群体的未来仿佛已经走到了尽头;

 

Effact是一家线材厂家,到此时此刻也留下了悔恨的泪水,发布了最后一条官方微博,随即,停止了运营,转型投入到农业去了,据说主要研究韭菜的培育;

 

如果HIFI末日到来,你会怎么做?


 

是啊,都不容易,本来少由一族人就不多,圈内风气还乌烟瘴气,好不容易有来一个族外人,鼓足勇气尝试一下昂贵的设备,一转身就撞到骗子厂家手里面,花了大价钱,结果只得到了普普通通的效果,从而对少由一族路转黑,这类人群不在少数;自然也有一些柠檬团队,因为自身消费能力不够,就到处吹嘘昂贵的设备不过如此,更有一些无良媒体,比如挨否,老放,为了吸引眼球,疯狂割韭菜或者贬低市场,少由一族危在旦夕;据不完全统计,截止2029年10月,全球的少由一族,已经不足千人,昔日成千上万的厂家,现在仅存的一只手也数的过来,而且已经没有资金和精力研发更新的设备,全靠消耗库存度日;

 

眼看大家每天茶余饭后,津津乐道的圈子,转眼间就面临灭亡,却只能干着急,没有一点办法。为了拯救少由一族,一小撮少由找了个咖啡厅,一起商量对策,但是毕竟人太少,人微言轻,一时半会也没商量出个好方案;

 

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,一个声音响起了“不行,我们得想办法翻盘,让更多人知道嗨坏的好!”大家扭头一看,是知名少由千倍,不知什么时候,千倍大佬已经出现在大家背后,好像已经来了好一会了,顷刻间,咖啡厅内掌声雷动。不一会又平息下来,是啊,说是这样说,到底怎么办呢?

 

“这样吧”坐在一旁的胥大为抠着后脑勺站了起来,“咱们分为地推和线上,两条腿走路”,

 

“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”

 

经过几个小时的讨论,确定了一个方案,一部分人负责线上宣传,胥大为带头,主要是宣传嗨坏的优势,并且收集少由手里面的各种装备,邮寄给非少由体验,顷刻间,一张名为“万元设备免费体验”的海报,刷爆了少由们的朋友圈;

 

另一部分人则组成了地推团队,负责扫街,各种设备转进了一个编织袋,在大街上,拉着人扫码,体验,如果能听出区别,则赠送一个笑米充电宝;组成了一只90人的队伍,我们起名叫——末日重生;

 

活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,但是好景不长,一个月后,大家又垂头丧气的聚在了一起,活动的效果并不理想,只有坐在一起总结原因;

 

线上方面,遇到了一个难题就是,少由们的朋友圈里面,大多数都认为他们是疯子,不相信,不予理会,也有一部分设备寄出去之后就石沉大海不知所踪;

 

线下方面,由于很多人不经常听音乐,对声音不敏感,另一方面,提供试听的设备都是N年前的老旧设备,厂家也越来越少,已经有几年没出像样的新品了,因此,直接在线下听出来的人不多,听出来并且感兴趣的人也不多;

 

当然,还有更重要的原因,大家都是自发组织的,各自精力都有限,而且除了胥大为还孑然一身之外,大家都有家有室,资金能用的也不多,只能另找出路了;

 

雪上加霜的是,这个时候,李宁加琦也坐不住了,说道“算了,我还是去卖口红吧”,说完扭头就走了。。。

 

咖啡厅又陷入一片死寂;

 

“我们得总结原因”胥大为说道,“不仅仅是总结活动失败的原因,而是要总结一下嗨坏圈,少由一族为什么走到这一步的原因”

 

“我觉得原因主要有这几点吧”非非说,“一方面是,本来哪怕10年前,少由的群体就不大,因此资本都看不上,厂家也没有那么多资金来教育用户,骗子厂家越来越多,退出的人也越来越多,所以圈子就越来越小了”

 

“是的,我们现在至少需要三方面的支持,流量、资金、产品,流量可以用来让更多普通用户认知,资金则可以转化成优质流量和产品,产品则能吸引更多族外人加入”久久附和说。

 

流量、资金、产品,六个字,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比登天还难,流量方面,除了我们一小撮烧友还经常聚在一起交流,之前很多媒体都各自为政,或者转型其他行业了,能触及到的最大的流量——季老师,也在几个月前,关掉了加加耳机,去了金东售后部门打工,主要负责处理十四天无理由的客户;

 

资金就更难了,虽然很多少由经济并不紧迫,但是要让每个人花一大笔钱,去推动一个行业,而且很有可能打水漂,还是很难的,之前知名少由九断,临走之前给了少由协会300万,大澳两台,但是对于推动行业来说,仍然是杯水车薪;

 

产品方面,之前也提到过,绝大部分厂家已经关门或者转型,少数的厂家也没有资金来研发新品,虽然以现在的科技,研究一个了不起的新品不难,但是已经没有厂家愿意做了,这又是一个难题;

 

“死马当成活马医,不试试怎么TM知道”,已经快双耳失聪但是仍然热爱嗨坏行业的尺之谦说道。

 

于是,大家又再一次坐下来,探讨方案;

 

仍然是兵分几路同步进行,分别来想办法解决流量、资金、产品几大难题;

 

流量方面,大家认为,先从曾经的KOL开始一个个找,看看他们愿不愿意帮忙,再找一些热爱嗨坏的大V,请求他们帮忙扩散,当然,这个路,也是十分的蜿蜒曲折;

 

摸你卡曾经是一名美少女博主,但是嗨坏渐冷之后,已经很少接触嗨坏产品了,现在已经转型成了一名育儿博主;我们找到她时,他正在和老公直播怎么给宝宝吃的更健康,看到她的身材,我相信,她真的很努力在以身作则;当我们提及让她试图重新回到嗨坏领域的时候,她连连摇头,脸上的肉甩来甩去,“不行,再做嗨坏,我孩子就没得吃了”我们表示理解,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;

 

和李宁加琦的会面很简短,大概就十几分钟,当然也是被拒绝掉了,临走时,我们一人抱了一摞被强行推销的口红离开了他的家;

 

我们陆续联系了米走,办烧,可落,樱桃狗,牛加明,马驼等曾经在圈内很活跃的朋友,可是大家都忙着在自己现在的岗位上,忙的不亦乐乎,最后只有秋刀猫答应跟我们一起试一下,即使如此,我们的团队也越来越渺小,经过这两个月的折腾,少由一族损兵折将,估计全球只剩500不到的少由了,而我们末日重生内部,也有不少人陆续退出,只剩下50人不到的团队,不过秋刀猫的加入,倒是给团队带来了莫大的信心;

 

郁下风之前是一个耳机品牌的老板,现在热衷于在做女装直播,听我们说明来意之后,稍加思索,说:“哎,我确实回不去了,给你们一块手表,算我支持你们吧!”说完脱下他手上的上百万的手表扔给了打头阵的李木白,然后又转身对着镜头跳起了钢管舞;

 

既然找曾经的圈内人行不通,我们就找找看喜欢玩嗨坏的大V有没有愿意支持的吧,胥大为提议道,和他互粉的大V里面,有一个叫严封的教授,有数百万粉丝,也喜欢嗨坏产品,如果能得到他的支持,推广起来应该会比较顺利,再连续给他发了一周的微博私信之后,他才答应见一面,胥大为和秋刀猫飞去上海,开好一个房间,放下行李就立即前往严封老师的家里,见到他时,他正在一边刷牙,一边玩着VR维软模拟飞行,说明来意后,严封老师说,自己爱好太广泛了,VR也挺好,我可以偶尔帮你们转发一下倒是没问题,我自己推的话,还是不了;

 

也好,也不算拒绝,能帮忙转,胥大为也已经感激不尽,整顿一晚上,次日胥大为和秋刀猫就返回北京,开始寻觅下一个人选;

 

“明星里面,好像也有不少玩嗨坏的”音米酱提议。“好主意”千倍和于亿亿拍手赞成,早几年,明星用耳机,很多都是舞台耳返需要,但是现在骨传导技术很发达,现在很多明星也不愿意唱歌的时候用一个东西堵住自己耳朵,真正的自己感兴趣玩嗨坏的,还是很少的,整理了一份名单,王里红,牛欢,罗云西,冯少峰,赵朋,林子炫等成为了我们首批确定的目标;

 

但是一个平民和明星接触又谈何容易。。。只能拿出一些预算,分别找他们的经纪人,以组织出席活动为由,见到了明星,在听完我们声泪俱下的诉说后,终于有了两位明星愿意助我们一臂之力;

 

流量这边告一定段落,接下来就是资金层面了,之前九断巨佬给的几百万,加上郁下风给的一块手表,再刨开见明星、差旅的费用,只剩一百来万,这点钱干啥都是不够的,接下来,大家都奔波于各种天使茶馆,面见各种各样的投资人,隔壁、红山、真鸽基金等机构,已经一看到我们就直接送客了。。。理由是——盘子太小,不感兴趣,而且几乎接近于打水漂;就在我们走投无路的时候,百河大佬飞快的跑进来报喜,说联系上王四聪了,连续在微博上艾特了一个月,终于在王四聪蹲马桶的时候,恰好看到了这条艾特,表示有兴趣,并且答应投入了一笔不小的资金;

 

就在大家高兴的时候,又有两个人站出来了,好不容易见到回头钱了,不行,不玩了,收回了之前他们投入的那部分,离开了我们;

 

不过问题不大,基本上钱应该够研发几个像样一点的产品了;

 

找谁研发呢?我们先找到了曾经铠音的老板钢板亮,钢板亮自从铠音停止研发之后,转型去做高端照明设备去了——一种由西电300B组成的发光板,钢板亮表示,虽然自己很支持这个项目,但是已经习惯现在的工作了,但是之前铠音还没来得及生产的方案,可以免费贡献一些出来,如果用得上的话。

 

于是,我们拿着铠音提供的几个方案,找到了曾经国内另一个巨头——勒图,勒图已经在三年前,被一家做薯片的公司勒事收购了,收购的原因是,因为勒事公司发现,放音乐能有助于土豆生长,于是就把勒图收购,主要用于来给农田播放音乐;王林一听要重新做嗨坏,一把扔掉锄头,高兴得合不拢嘴;

 

只是勒图之前的设备都卖掉了,现在有方案,但是没有设备,没法进行研发,国内还有一家厂家,也不出新品了,还在推销他5年前生产的LP8TI,简称乐八万,由于市场降温,限量199台的乐八万,五年过去了,还剩192台也是因为这个产品,导致了公司资金链断裂,一蹶不振,好在之前的设备还在。

 

经过半年的研发,全球首款搭载双4999芯片的播放器诞生了,超小体积,超长续航,声音惊天动地泣鬼神,耳机我们也找到了当年名噪一时的qpc,研发出了一个隐形、便携的耳机;

 

之前找的流量爸爸们听完这套设备,立即发布微博,当然并不是卖产品,而是告诉普通消费者,还有嗨坏这个圈子的存在;同时,之前给股歌公司发送的邮件也得到了回复,股歌公司答应在下一款眼镜上,提供嗨坏版本的选择;

 

长时间的普及后,普通用户终于意识到了音质的差异,开始逐渐了解、接触嗨坏产品,濒临灭绝的少由一族转危为安,嗨坏成为了大家生活中重要的组成之一,一些厂家又开始重新回到这个市场,笑米,美族,花为这些巨头也意识到市场的重要性,也加入了普及和研发的队伍中来。。。

 

 

 

本文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算你抄袭;

 

试着写一篇科幻小说,一稿成型,如有瑕疵,懒得修改。

 

 

写在最后:

 

我为什么写这个东西?因为我这两天一直在想,如果烧友越来越少,很多厂家的东西卖不掉,厂家也越来越少,新品也越来越少,那会不会这个群体彻底消失?或者说变得更小众更冷门?

 

如果有一天,真的没有HiFi了,会怎么办?

 

当然,HiFi应该不会消失,但是良性还是恶性发展,不得而知,很多跃跃欲试的朋友,又被HiFi很高的门槛拦在外面,就像前文说的,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尝试了,可能又买到一个很坑的产品,从此对HiFi无感;

 

有人问我,我想不想赚HiFi的钱,想啊,当然想,但是从哪里开始做呢?存量市场太小,受众太少,劣币驱逐良币,力不从心。还是尽我所能,先一点点普及吧,我现在做的,只是希望感染更多人,让不理解人逐渐理解和接纳,圈子大起来,才有得玩;因为我热爱这个圈子,当然是希望它越来越大,越来越好,赚不赚钱以后再说;

 

我天天缺德这个缺德那个,看似挡了一些人财路,但是有没有想过。。。如果你们产品没问题,你们宣传没问题,你们的方式没问题,我是吃多了闲的吗?只是希望一些伤害到用户的事情,尽量少做,圈子本来就小,都被你们整跑了还玩个屁。

 

最后,向所有潜心做好声音的厂家致敬,向骗子厂家割韭菜厂家或者媒体说声MMP;

 

再会,告辞
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焕音HiFi):如果HIFI末日到来,你会怎么做?